新万搏正网manbetx-世界名画中的马

新万搏正网manbetx-世界名画中的马


画中的马

  1、浴马图

  中国元代画家赵孟頫人物鞍马画中的代表作,是件形神兼备、妙逸并具、风格高雅的艺术精品。此卷画溪水一湾,清澈透明,梧桐垂柳,绿荫成趣,骏马数匹,马官九人。画中马的姿态各异,神态生动,或立于水中,或饮水吃草,有的昂首嘶鸣,或卧立顾盼。马倌们牵马临溪,或冲浴马身,或于岸边小憩。人物、鞍马分别施以不同色彩,丰富浓郁而又清丽,做到了色不掩笔。用笔精细,色调浓润,风格清新秀丽。

  元代,绢本,设色

  尺寸:702.5pxx 3887.5px。

  故宫博物馆

  2、帕拉斯与肯陶洛斯

  早期的游牧民族往往被描述为暴戾好斗,这种个性正好解释了起初肯陶洛斯族马人为什么总是被冠以野蛮的名声。尽人皆知,肯陶洛斯族马人野蛮、贪婪、狂放不羁且非常可怕。而马人喀戎和福洛斯则性格平和,是马人一族中的异类。

  这幅作品深得作者波提切利自己的喜爱。他描绘了马人与女神米诺娃(即雅典娜)在一起的形象,从画中的马人身上看不到一丝贪婪之气。反之,这个半人半兽显得十分温柔、驯服,寓意智慧(米诺娃的象征意义)战胜了野蛮。画中米诺娃的衣服上缠绕着类似美第奇家族族徽图案的装饰物,其原型很有可能是美第奇家族的一位成员。

  桑德罗·波提切利(1444/1445年-1510年)

  《帕拉斯与肯陶洛斯》1485年左右

  蛋黄涂料,木制油画207×148 cm,佛罗伦萨,乌菲兹美术馆。

  3、弗朗索瓦一世骑马图

  这幅法国弗朗索瓦一世骑着一匹雄赳赳的棕黄色骏马的画像,让人毫不怀疑这位统治者的伟大与威严。其细致描画的骏马配套装备,以及国王身着的盔甲,都为这幅华丽的画像增色不少。画中的马匹非常俊美,不仅健壮且平衡感极佳,皮毛光泽闪亮,是在这一时期欧洲骑马图中并不常见的棕黄色马,也必定非常珍贵。

  法国弗朗索瓦一世骑马图(1540年左右)

  布面油画,27×22 cm;佛罗伦萨,乌菲兹美术馆。

  4、沙贾汉骑马图

  画中的黑色花斑马黑白相间,体型轻盈,威严十足,穿金戴银,才配得上马上仪表堂堂的骑师。这匹出色的骏马很有可能是卡提阿瓦马,约起源于莫卧尔皇朝时代(1536 -1857年),以耳朵可以灵活弯曲、耐力突出而出名,向来由王公贵族培育,往往作为家畜饲养。直到今天,这种马在其原产地古吉拉特邦仍广受重视与追求,现主要用于警方骑乘。

  沙贾汉时代(执政时期:1628-1658年)

  纸面彩墨和金箔画,38.9×642.5px;纽约,大都会博物馆。

  5、马与狮子

  18世纪英国画家乔治·斯塔布斯以画马而闻名于世,被称为“画马的达芬奇”。他是利物浦一名皮革商的儿子,基本上是靠自学学会了绘画。由于他对动物身体的细致研究,使得他能够准确再现其描绘的对象,其精准程度让人吃惊。

  《马与狮子》是乔治·斯塔布斯一生中最重要的作品之一。在这幅画中,他用昏暗而出奇平静的背景拉开了令人恐惧的戏剧性序幕。黑暗中的狮子突然出现在一匹白马的面前,凶煞的目光逼视着恐惧的白马。白马鬃毛凌乱,鼻孔扩张,肌肉紧绷,躯体自然退缩,于是,这种单纯的动物的遭遇变成了善与恶的戏剧性的对峙。画中瞬间场景的表现充满张力,使人产生对某种绝望的想象。

  乔治·斯塔布斯(1724-1806)

  1770年,利物浦,华尔克美术馆。

  6、《埃普瑟姆的赛马》

  18世纪末19世纪初期法国浪漫主义天才画家席里柯后期马画中最具魅力的一幅的作品。当时英国赛马非常兴盛,曾在英国逗留的席里柯对观看赛马也产生浓厚的兴趣,并亲自加入了骑马俱乐部,赛马自然也就成为画家最热衷的表现题材。

  画中的三匹马的躯体被拉长,鼻张大孔,耳朵后抿,嘴巴怒吼,铁蹄飞驰,与天空翻滚的流云风格都相距甚远,似乎让人感受到马儿呼啸而过的震撼力。画面的速度感给人一种非常真实的感受,三种颜色的马正是在1821年举办的德比大赛马时的前三甲。

  7、拿破仑一世的马术画像

  围绕拿破仑的坐骑有许多秘密和故事,据说他喜欢矮小的白色阿拉伯马,因其颜色能在马群中显得尤为突出,这样在大军中就很容易通过坐骑辨认拿破仑。他的马厩里饲养了150匹骏马,其中大多数都是矮小的白色马,最有名的是一匹叫做马伦戈的矮小的白色阿拉伯马,1810年,拿破仑曾骑着它获得了马伦戈战役的胜利(便以此为其命名)。据说,在几乎所有其它的战役中,它都是拿破仑的坐骑。

  1810年,布面油画,293×224 cm;罗马,拿破仑博物馆。

  8、被击毙的小号手

  这幅作品与画家同年创作的配对画《负伤的团部军狗》在19世纪广受喜爱。在这幅画中,只有这两个忠实的同伴关注着一个孤独的小号手静静地死去,一个是军团的吉祥物——一只毛发蓬乱的小狗担心地嗅闻着主人,而白色骏马则小心地提起前足,脸上带着几乎通人性的表情,从它的恐惧和忧虑中可以明显地体会到对逝去生命的感情。

  1819年

  布面油画,53.1X64.4 cm;伦敦,华莱士收藏馆。

  9、旋转木马

  创作于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反映了作者格特勒对无休止战争的厌恶。格特勒是一名和平主义者,也是波兰犹太移民的后裔,非常激烈地反对英国参战。这副画中,姿势僵硬、因受到惊吓而目光呆滞的人们骑着苍白如幽灵般的马儿,一圈圈地不停旋转,永不静止。格特勒将旋转木马——这个传统上与欢乐和孩子联系在一起的元素,以如此离奇、荒唐的方式呈现出来,更凸显出整幅画面的错乱感。

  马克·格特勒(1891-1939年)

  1916年

  布面油画,189.2×3554.9999999999995px;伦敦,泰特美术馆。

  10、离群

  雷明顿的作品以美国早期西部地区为主题,描绘了艰难困苦的乡村生活及牛仔与美国土著之间的冲突纠纷。美国总统罗斯福谈到他的朋友雷明顿时,曾说道:“他刻画了美国生活中典型的,但正逐渐消失的一面。” 这幅画中,一名美国土著印第安人孤独地骑在自己的花斑马上。它强有力地象征了美国土著居民对家园消亡的抵抗及维护国家的自尊。这名男子与他的马静静地、孤独地站在那里,从画中目不转睛地凝视着观赏者。

  弗雷德里克-雷明顿(1861—1909年)

  1909年

  布面油画2540px * 1720px,纽约,布鲁克林美术馆。

  ( 馥室成双)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infosicantik.com

About the author